浮轩云望

海鸟绘希妮姬根本停不下来

抑郁(五)SIF录影篇

事隔几日,消失的博主又回来了

这一篇灵感来自于SIF的剧情

果然海鸟最甜的官方糖就在SIF了

动画海→鸟,SID鸟→海,SIF剧情海⇔鸟

以下正文









“诶,真讨厌啊,今天又下雨了,不能上天台去训练,真无聊。”

“凛还是回家吃拉面去了喵~”

音乃木板学校偶像部活室中,两个橙发少女一同抱怨着这说变就变的天气。

“其实,并没有无聊呢,作为校园偶像,我们要做的可不止是为最终的lovelive而训练,还要为支持我们的粉丝们做点事情。刚好今天有时间呢。”

希一手拿着摄影机,一边说着:“今天就为lovelive的官方宣传游戏SIF来录影吧。”

“SIF?”小鸟微笑着说道:“前段时间是小鸟特定招募,小鸟抽到了UR鸟呢,说起来我们是很久没有进行剧情录影了,希这个建议我赞成。”

“诶?小鸟抽到了UR鸟?请给我看看是哪一张。”熟悉的敬语,说话者自然是园田海未无误。

绘里为了支持希的工作,只好将重点转到了奇怪的地方而去的海未拉回来:“嘛嘛,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情等录影结束之后再说吧,毕竟为SIF录影也是我们社团活动的一部分。”

海未闻言一本正经的反驳道:“虽然对绘里你的话无法苟同,那可是UR小鸟啊,不过事有轻重缓急,当务之急的确是为SIF录影。”

(⊙8⊙):“海未酱居然这么看重UR小鸟吗?明明活生生的小鸟就在海未酱的面前,可也没见海未酱这么看重人家。”

“小鸟你在说些什么啊?希,不是要录影吗?我们二年级组先来吧,地点就选在教室如何?”机智的海未马上转移了话题。

“海未酱大笨蛋。”

“二年级组……”穗乃果苦着一张小脸看向海未和小鸟,从制度包中掏出昨天放学后特意去秋叶原买来的墨镜,脸上乌云转晴,哼哼,她今天可是有利器在手,果果再也不用担心被这两个旁若无人、毫无自觉的幼驯染闪瞎了。

“各部门就位,我们开始拍摄了,穗乃果,你背后的手上藏了这什么?”

看着一副专业导演范儿的希,穗乃果尴尬一笑,摆了摆放在前面手:“唔,什么都没有,不会影响录影的啦,希酱不用担心。”

“是吗?”希狐疑的看了穗乃果一眼,她总觉得穗乃果有猫腻,不过,诚如对方所说,不会影响到录影。

“好了,剧本什么的并没有,今天的录影都靠大家临场发挥,务必将平日里最真实的自己展示出来哟♪所以,拍摄开始~”

穗乃果闻言表情一僵,最真实的自己……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她抓紧了手中的墨镜,所以靠它了,一定要给力啊。

以下基本上剧本模式——
小鸟:“(抬头望着窗外,一脸忧愁)下雨了呢。”

穗乃果:“(一脸颓败)又不能去天台训练了,真无聊~”

小鸟:“(担忧的看了穗乃果一眼,片刻又将视线转移到海未身上)其实,我们可以在教室里小声的练习新曲,海未酱,你说呢~”

海未:“(一本正经)不行,那样会打扰到在教室的其他同学的。”

小鸟:“(一脸哀求)就今天一天,行吗,拜托了海未酱……”

海未:“(颜艺上线)啊……!不,不行的……!别想用这招迷惑我,不行就是不行。”【内心:小鸟真是狡猾啊,居然用这一招。万一我招架不住怎么办?】

小鸟:“(哀色渐浓)怎么样都不行?”

海未:“(十分坚定)不行。这是社团活动,得好好按照规矩来。”【内心:行行行,小鸟说什么都行,可是这是在录影,为了录影能够继续进行下去,只能对不起你了,小鸟。】

小鸟:“(有些失落的表情)这样啊……不能给大家添麻烦呢。”

海未:“(神情柔和)而且,虽然说下雨天很无聊,但是找找的话,还是有有意思的事情的。比如说……雨点打在玻璃上啪嗒啪嗒的声音我就很喜欢,像小鸟的针线活一样,是规律的声音。”

【一旁久未说话的穗乃果内心OS:我就知道,现在的人啊,一言不合就开始虐狗!】在镜头看不到的地方,她默默的戴上了墨镜。

小鸟:“(愉悦的表情)海未酱,下雨天还能想起我吗?好开心~”

【海未内心戏:坚持住啊园田海未,这是在录影,拿出园田道场继承人的气势来,千万不能丢园田家的脸!】

海未:“雨下太大的时候,哗哗的声音把雨声以外的声音都盖掉了,反而容易集中注意力。雨滴也是如此,叶子上雨滴滴落的画面,也是非常漂亮的。”

小鸟:“(一脸憧憬)海未酱原来考虑的东西很多呢~好棒啊。”

海未:“(稍显娇羞)是不是很棒可不好讲……(神情愉悦)总之下雨天也有下雨天的乐趣,我是这么认为的。”

小鸟:“(笑意渐浓)海未酱很适合下雨天呢,海未酱这稍显拘谨的表情被雨打湿后,我可能会心动呢♪”

【穗乃果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呵呵,墨镜居然碎掉了,居然就这么碎掉了,质量太不好了吧,放学后一定要去找到那家店主好好理论一番,起码也要赔偿她一堆的面包。话说,这不是她们三人为了SIF所录的影像吗?这两个人这样当着大家的面秀恩爱真的好吗?粉丝会爆炸的吧,大概……虽然她也不是很懂就是了,平常都是妮可,希和花阳三个人神秘兮兮的在那里讨论网上的一些事情。反正都不带她玩!】

海未:“(轻度颜艺)我,我可没有被雨打湿的打算……”

小鸟:“嘿嘿,海未酱很有浪漫主义的色彩,我觉得很适合啊。”

海未:“浪漫主义……是吗?”

小鸟:“(点头)雨声啦还有雨点啦,有考虑过很多东西呢,所以,海未酱的作词才能这么棒的吧。”

穗乃果:“【好像能插上话了】是的是的,海未酱十分善于观察四周呢,所以海未酱说更多一些有趣的事情给我和小鸟听吧~”

小鸟:“我也想多听听海未酱说的事呢~♡”

海未:“行啊,没问题。但是,看啊,外面……!”

小鸟:“(惊喜状)哇,雨似乎停了……”

穗乃果内心泪流满面中【总算是放晴了,这该死的虐狗录影也结束了。】

“嗯,让我来看看录影情况。”暂时结束了拍摄的希便是一脸认真的开始看起录影效果来了。

希:“等等,往回倒转一秒钟,穗乃果那是在干嘛?”

妮可惊呼:“是戴墨镜!”

“盯~”八道不怀好意的目光集中到了穗乃果身上。

“看啊,墨镜镜片碎掉了喵~”

希一脸阴郁的靠近穗乃果:“所以说,可以解释一下这是为什么吗?”

看着对方支支吾吾,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希头疼的摆了摆手:“算了,不和你计较了,我们再来一遍,这次一次过。”

穗乃果大呼:“还要来?请给我买一副墨镜的时间。”

“买墨镜那是什么?意义不明……所以说穗乃果,早点结束拍摄,我和妮可酱放学后还有事呢。”

穗乃果欲哭无泪:“不要拉我,我不要去拍,我要墨镜,呜呜,这样非人的生活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谁来救救我?”

“不准用花阳亲的口头禅喵~”

未完(这篇真是有病,录影期大部分对话来自SIF)

抑郁(四)

总算想起来,而且也有时间更新了

啦啦啦,迟来的更新

今天海鸟也要闪瞎单身汪




自从当了学生会会长,穗乃果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各种意义上变得艰难了起来,这下已经不知她是第几次叹气了。


“穗乃果精神似乎不好呢。”


第一个察觉到穗乃果的异常的果然是小鸟,只见她将自己柔软白嫩的小手往穗乃果的额头上摸去,毕竟很罕见,稍微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又生病了呢,毕竟这人可是有过前科。


穗乃果没有躲开小鸟的手,只是半阖着眼皮,有气无力的说道:“是啊,精神不好。”


“为什么呢?是因为昨晚睡觉太晚了吗?说了多少次了……”


眼见着海未又要开启老妈子说教模式,穗乃果一改抑郁的状态,立马亢奋了起来,元气十足的说道:“学生会的工作全部处理完毕,所以我们一起去部活室和大家讨论一下接下来的lovelive大会吧。”


说着,也不管海未和小鸟手头上一些另外的工作有没有做完,就一路小跑额离开了学生会室。


“总觉得穗乃果最近有些奇怪。”


“海未酱也这么觉得吗?”


“所以我们跟上去吧,看看她在我们还没到的时候会和绘里她们说些什么。”


“小鸟也是这么想的。w”


经过这么一商量,海未和小鸟便是迅速的整理起了桌子上的文件来,处理好了的和没有处理好的分门别类放置在不同之处,处理到最后,海未不小心将一对文件叠放在了小鸟还未离开的手上,反射性的缩了回来,脸红道:“小鸟,没有弄痛你吧?”


小鸟摇摇头:“没有噢,所以说我们要快点啦,说不定会错过些什么呢。”


海未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刚刚并没有用很大的力,小鸟说不痛应该并没有撒谎,只是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将小鸟的手握在了手中,边走边查看是否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呜~海未最近越来越温柔了,而且总是会无意间就和她做一些和别人都不会做的亲密行为呢,今天是握手,真开心♪


等她们来到偶像部活室的门口,因为什么事情而途中耽误了一会儿的穗乃果也才刚刚进去,两人对视一眼,便是心安理得的躲在门口,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并不是什么破廉耻的行为,毕竟她和小鸟也总是被跟踪和偷拍。】做着听人墙角的事情的海未这般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嘛,穗乃果不开心。”


开始了开始了,海未和小鸟互相紧了紧彼此握住的手,作为幼驯染,穗乃果不开心,她们自然十分关心,看样子这人是要在μ's的成员面前自曝原因了,她们当然十分认真的聆听着。


虽然不知道为何不能和她还有小鸟分享就是了。


只不过,有些奇怪啊,为何没有人回应穗乃果呢?刚刚她俩远远的瞄了一眼,部活室里面应该是除了她和小鸟,所有人都到齐了才对啊。


然而,不一会儿,谜团就在穗乃果的咆哮中解开了。


“讨厌讨厌讨厌,穗乃果在学生会室就快要被海未酱和小鸟酱闪瞎了,绘里酱,求安慰~”


“亚达,我正在和希交流感情中,说实话,希的胸部真是哈啦休~”


好吧,绘里和希是没希望了,穗乃果将目光转向了花阳,这个性子比起小鸟还要温婉软萌的后辈。


“花阳亲,求安慰~”


“诶?不好意思,凛酱刚刚学做了饭团,花阳现在没有时间做除了吃饭团以外的任何事。”


拼了命才从吃饭团的空档中挤出了这么一点时间拒绝了穗乃果的请求……


并未气馁的穗乃果又将目光转移到了真姬身上,然而,刚一看过去,就发现躲在角落里面的真姬居然在和妮可酱玩亲亲!!!


excuse me?


“我并没有在和妮可酱亲亲,所以说穗乃果你快点转过身去啦,快点快点!”


听着红发后辈用那略带鼻音的傲娇声线说着这么一番话,穗乃果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一般,在学生会室被海未酱和小鸟酱闪瞎了就算了,难道来到部活室,自己还是要因为没有cp而无限怨念?


说好的八翼天使穗乃果呢?


如果说她曾经是八翼大天使路西法的话,μ's里面的其他部员就是害她堕落为撒旦的罪魁祸首!!!


躲在门口偷听的海未和小鸟早已经红透了小脸,她们没想到两人共同的幼驯染穗乃果最近不开心居然是因为她们,更加没有想到μ's的大家感情居然都这么好。


“破廉耻,绘里和真姬都是。”海未靠在门口,小声的说道。


小鸟将脸凑到了海未的耳边,轻轻在对方的耳边呵气道:“那海未酱呢,毕竟是SG组里仅剩的那个呢。”


“SG组什么的,当时不是迫不得已吗?不是因为我们三个相继被你、希还有妮可排挤的话,我们也不可能抱团取暖,发布了三人小组曲去维护μ's在网上的人气啊。”


“所以呢?”小鸟一脸认真的看着海未,只是距离近的似乎下一秒就能亲上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海未突然想起那天,在黄昏的街道中,小鸟突然亲了自己一口,夺走了自己的初吻的事情,虽说对方一直没有解释,后来也没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可是她却无法不在意,包括现在……


在意,十分十分的在意,小鸟当时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吻上来的?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海未就将视线下移,紧盯着小鸟那泛着嫩粉色柔光的嘴唇上了。


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


好像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很多时候总觉得中国古代的一些俗语很有哲理,不然日本不可能到现在也还在学习着。


所以说,想要知道小鸟当时的想法,她此刻也需要如法炮制才行吗?


海未不知道答案,也暂时没有胆量真的那样做,但是这个想法就像是在她的脑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在此之后,每次小鸟说话的时候、喝水的时候,甚至是抿唇的时候,她都会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唇畔不妨。


真是的,这样不就和觊觎着小鸟的吻的痴汉没什么分别了吗?


“所以我们现在该进去拯救穗乃果了。”说着,海未便是牵起小鸟的手,一把推开了部活室的门。


然而当小鸟看见穗乃果盯着她和海未十指紧扣的双手时,那瞬间崩溃的表情,心中突然无限同情起穗乃果来,同时也对海未刚刚那句‘拯救穗乃果’深表怀疑,海未这是更加刺激到某单身汪的身心健康了吧……





未完(海未你就是个黑他累,承认吧

抑郁(三)

听完スピカテリブル(珍珠星的距离)之后无论如何也想要码一篇文文出来

这样的鸟完全没见过呢,所以本篇小鸟视角,想来内容也会十分的贴合题目





“海未酱,这样是不行的哟~”


小鸟有些困扰的看着海未再次因为裙长而抵触她所设计的演出服,心中却是说不出的酸涩,明明,明明自己是这么努力的想要展现出海未的可爱来,对方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拒绝呢?


丝毫没有察觉出小鸟的失落,海未涨红着脸大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小鸟,这个长度绝对不行,请再加长十公分。”


“海未大笨蛋!”


出乎园田海未的预料,这次南小鸟再没有朝着她撒娇,说出那句让她抵抗不能的‘求求你了’,而是眼中闪烁着泪花,就那般跑走了,消失在了学生会室,徒留她与穗乃果二人面面相觑。


“海未酱惹哭了小鸟呢,穗乃果也不要理你了。”某人心里打着小九九,表面上却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同样离开了学生会室。


“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海未喃喃,右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胸口,刚刚看见小鸟的泪水,为何她有种也想要随之哭泣的感觉?


啊,自己不仅仅是个大笨蛋,或许还是一个大坏蛋也说不定呢。


海未自嘲的想着,但是看着桌上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无奈的苦笑,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去和小鸟道歉才是,不过就是裙子短了些吗?反正都有做好保险措施,而且,大家都一样不是吗?


跑出了学生会室后的小鸟漫无目的的在校园中闲逛着,泪水早已随风而逝,只是脸上的愁容却仍旧没有消散,这样的自己真是奇怪啊,明明前些天还被海未夸奖了总是一副治愈的笑容的模样不是吗?


才几天的时间,自己就这样的愁容惨淡了,这样的话,海未会不会更讨厌她了呢?


小鸟作为青梅竹马的唯一价值也要失去了吗?


突然,小鸟觉得这样阳光明媚的天气真是碍眼啊,明明阴云密布更适合当下才对。


“小鸟?”


不远处传来一个不甚确定的呼喊声,小鸟停下了脚步,努力想要将脸上的惨淡抹去,却不管怎样都是徒劳,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心情已经低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肯定不单单是因为海未拒绝了穿自己的设计服,而是其他的什么……


“果然是小鸟啊。”前方那人的一头紫发在阳光下闪耀着,脸上挂着惯常的和煦笑容。


呐,和小鸟相比,肯定是身为三年级生,拥有成熟的身材和成熟的个性的希前辈更适合治愈系女神的称呼吧,毕竟那个人,从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待人处事的呢。


而她……今天的咖啡馆大概也要和店长请假了。


深吸了口气,既然掩饰不了,那么小鸟干脆就直接这样走到了希的面前:“真是凑巧啊,在校园闲逛居然也能遇见希。”


“不如说是神明大人指引咱来到这里的哟~”


话说,希前辈总是能够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一张塔罗牌来,就跟魔术师一样,让她憧憬了许久呢,这样的能力。


“刚刚远远的看到就觉得是小鸟了,但是因为脸上的表情很陌生,所以咱也不是很确定呢。”说着,希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的担忧:“没事吗,不是好不容易才完成了演出服的设计吗?此刻应该倍感轻松才是啊。”


小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摇摇头,并不想就此说太多。


“想也知道能左右小鸟情绪的只有一个人了哟~”


希前辈的这句话,语气意外的有些俏皮,只是那里面的那份意有所指让小鸟原本就是下垂的眼角更是低垂,显得更加无精打采了。


希笃定的说道:“是因为海未对吧。”


“为什么不是穗乃果酱呢,要知道小鸟的青梅竹马也不仅仅只有海未酱一人。”虽然知道希前辈在某些地方能力超绝,但是还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能够将她的心思猜中。


“……”此刻希的眼神变得有些暧昧奇怪了起来,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希?”


“咱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毕竟是大家共同的认知,已经理所当然了,让她回答出原因,实在是有些为难啊。


“哦。”小鸟乖巧的应了下,便也没有说话打扰希了,况且此刻她实在也没什么想要说话的心情。


该说果然不愧是希吗?不过一会儿,她便是组织好了语言,回答出了小鸟的问题。


“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穗乃果,但是不得不说,她平常根本就没有作为你和海未青梅竹马的觉悟呢,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凭借着自己的赤子之心向前冲,嘛,这也是好事。反倒是海未和小鸟你,你们两个更习惯于并肩而立,看着穗乃果朝前而去,然后相视一笑、跟上对方的步伐这样?总之就是感觉吧,你和海未跟你和穗乃果之间的气氛完全不一样,更何况,穗乃果尽管有些孩子气,但是几乎都不会惹小鸟生气的呢,因为不管穗乃果做什么,小鸟都是支持的那一方,相反,海未就是反对的那一方。”


“然后,每当这个时候,不都是需要小鸟出面和海未沟通的吗?”


说到这里,希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眼神时不时的朝着小鸟的胸前瞟去,真是意外的迷惑人呢,穿着衣服显得纤弱,但是一旦在海未面前撒娇而抓住胸前的布料的时候便会显现出二年级组罕见的傲人身材来,也难怪海未那孩子招架不住了。


被希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小鸟羞红了脸,弱弱的紧了紧自己的校服外套,她可不要像妮可前辈一样被那样对待。


“咱可不会对小鸟你注入spritual power的哟,毕竟小鸟的发育已经足够了嘛。”


小鸟恍然道:“怪不得希总是对妮可和凛做那种事情,却对关系最亲近的绘里完全不做呢,原来如此。”


希闻言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嘛,你说的没错,不过咱要说的是小鸟的事哟,不要岔开话题了,咱好不容易想好该怎么说的。”


“啊,对不起,请继续。”


“请继续什么的,完全就是另一个海未嘛,所以是园田小鸟吗?”希忍不住又调侃了小鸟一番,见对方果然如自己所料一般涨红了小脸,这才回归正题。


“小鸟的情绪在对待穗乃果的时候就只有微笑和包容呢,但是对待海未呢?会撒娇、会有请求、会笑会哭、会仰慕,总之平时总给人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小鸟只有在面对海未的时候才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高中生呢。而不是如同圣母一般虚无的形象这样。”


“诶?”小鸟没想到希会这么评价自己,如同圣母一样虚无的形象吗?自己在面对除了海未之外的人和物是这样的样子吗?


“就知道小鸟自己也没有发现。”说着,希有些自豪的挺了挺自己的背,当然连同μ's当量最大的前胸也一并被挺了起来。


“只不过,海未又怎么了呢?”希脸上的表情瞬间又置换上了担忧的神色:“总觉得,不是什么小事呢。”


有意的避开了希那略带探究的眼神,小鸟害怕被对方看穿自己的内心,那不知何时开始就扭曲了的感情,明明只是青梅竹马,却想要更多、更多,然而回过神来却发现对方距离自己如此遥远,远到自己害怕,害怕跨越了这无限的距离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一场恐惧的梦幻,梦碎了,就什么都没了。


“唔~不是哟,只是小事而已,海未酱她又指责我做的演出服的裙子太短了,因为被指责了太多次,所以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呢,过段时间就好了。”


小鸟那有些尖却不锐,反而给人糯糯之感的声音就这么传入了希的耳中,希狐疑的看了小鸟一眼,“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


小鸟闷着头使劲的朝下点了几下,用力之大,生怕希不相信的模样。


“其实呢,从小鸟从学生会室跑出来的时候,咱就看见你了哟~”希轻轻的叹了一声:“小鸟,如果想要哭的话,咱的怀里是一个好场所呢,绘里……当然还有妮可都是这么评价的,如果不介意的话,小鸟也是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希就发现自己的怀中多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感受到胸前的湿润感,希便是伸出手来在小鸟的头上和背上来回抚慰着。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就会一直、一直的痛苦下去的哟,小鸟,解决一切的钥匙就在你的手里,记住,千万不要将她丢掉,要好好的将她交到珍视的人手中啊,这样就不会痛苦了。”


“那样就不会痛苦了吗?”小鸟闷闷的声音从希的胸口处传出。


“是的。”希将小鸟从自己的怀中扶了出来,晃头示意道:“终于来了啊,某人。”


“海未酱?”小鸟惊讶的回头,发现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那人正站在教学楼的回廊处,一脸歉疚的望着自己。


紧了紧自己的胸口,解决一切的钥匙吗?这般想着,她便走到了海未的面前,做出了和平常一样的举动来。


“呐,海未酱,果然还是不行吗?小鸟设计的演出服。”


“没有那回事,我只是太害羞了,小鸟的设计很棒,款式我很喜欢,所以我会毫无怨言的穿上演出服和大家一起演出的。”海未几乎是一口气都没有喘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随后便是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小鸟:“小鸟,惹你伤心了,是我不对,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请原谅我。”


“噗~”想起刚刚自己用海未平常的语气说出‘请继续’这样的话的时候,对方调侃自己是‘园田小鸟’的事情,虽说是很害羞啦,但是叫做‘园田小鸟’也很不错啊,这个名字她很喜欢,就不知道眼前这人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就是了。


想到这里,小鸟便是收敛了笑容,回头想看希在哪里,然而那名前辈早不知在何时就已经离开,如今这空旷的校园一角只剩下她和海未两人……


迈出谨慎的步伐,小鸟一步一步的朝海未那边走去,在距离海未还有三步的距离之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小、小鸟……”


期待着被原谅的海未有些无措,她从未见过小鸟这般严肃的脸,还有都已经这么近了,为什么小鸟还要前进,又不是穗乃果,话说小鸟不是一直都喜欢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兀的,海未觉得上身一紧,鼻息间全是小鸟特有的味道,很香、很甜,就如对方最爱的芝士蛋糕一般,闻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的可口。


小鸟将头靠在了海未的肩膀上,侧头就能看见海未因为近距离接触而红到了脖子根的可爱模样,啊,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开始的这个拥抱,一定不能浪费,就算感受到了被自己环抱着的某人身子完全僵直了,但是她还是好像好像这样身体与身体接触的朝着对方撒一次娇啊。


“呼啊呼啊~”


只听着肩上的小鸟嘴里发出了类似小动物一样的声音,然后那张小脸就在她的脖颈处轻轻的蹭了几下,真的很轻,似有似无的,有种让人抓摸不定的飘忽感,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小鸟是在害怕,虽然对方做了这么大胆的事情,很奇怪吧,园田海未式的思维,海未在心中嘲弄着自己,但是她却是真的停下了害羞的举动,僵直的背恢复了身为一名武士的挺拔如松,平时拉弓的手此刻则是微微抬起,回应了对方的这个怀抱。


“海未酱……”


“小鸟……”






“哈哈,希,干的不错,当时你是躲在树后面用摄影机拍下来的吗?”


第二天,音乃木阪偶像部活室中流传着园田海未和南小鸟二人的深情相拥的景象,而当事人的小鸟此刻则是害羞的趴在桌上抬不起头来,至于园田海未则是脸红脖子粗的大喊道:“破廉耻!!!”


“可是做出这样破廉耻的事情的人是海未没错吧。”


那个不怀好意的橙发友人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某小鸟的头埋得更低了,只是被藏住的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一定会好好的将钥匙交到名为园田海未的人的手上的





也不知道写了多少,一如既往的啰嗦呢,很晚了,大家晚安

抑郁(二)

今天份的药,张嘴~





“小鸟……”

总算,咖啡店那场全员尾随的闹剧落下了帷幕,此刻仅剩海未和小鸟二人走在回家的途中。

“诶,怎么了吗?海未酱……”

看着海未欲言又止的模样,小鸟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那位今日似乎有些反常的蓝发友人。

“小鸟不仅仅是因为咖啡店老板的拜托才每日都跑来秋叶原帮忙的吧?”

隐约的,耳边好似传来了一声叹息。

小鸟不解,却也仍旧笑着:“诶,就是因为那个原因哟♪”

“呐,小鸟明明很讨厌撒谎的不是吗?”

小鸟只觉得这个平常跟自己一起走路还会持有一定距离的亲友正摆出一副十分不忍的表情,步步逼近。

当对方那因为练习剑道和弓道而布上一层薄茧的手触碰到小鸟的脸时,她好似整个人都被对方掌心传来的温度熨烫了一般,双颊通红,心脏咚咚的跳个不停,触电似的想要后退逃离,即便多么眷顾着对方这超出以往的温柔……

但是,身体被对方空出来的另一只手给完全禁锢了呢,那么的有力,让人无法挣脱,却也小心翼翼的未令她感到吃痛。

海未酱真是一个极度温柔的人啊,所以,就一下,再一下就好,既然躲不过,那就让小鸟多多眷念当下吧。

不过,小鸟也要更加、更加的优秀才能够有资格一直站在对方身边的吧。

无论是最初决定来秋叶原做女仆,还是后来决定去米兰留学,亦或者这些天来不顾每日强力的训练还要过来咖啡店工作,总之,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想要让自己更优秀罢了。

“我说,这么治愈的笑容,小鸟总是留给了大家,真是抱歉,我并不擅长那样的笑容。”

啊咧?

还未等小鸟反应过来,海未的手已经抚上了小鸟那微微上扬的嘴角。

“海、海未酱……”

已经没办法再想其他了呢,光是那指尖的触感和温度就填满了小鸟的脑袋,光是思考海未如此反常的行为就已经异常的吃力了。

“抱歉,小鸟,让你一个人这样努力着,会寂寞吗?我真是一个不合格的青梅竹马啊。”

寂寞什么的,小鸟当然会有,但是看着此刻海未那心痛却又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小鸟的心仿佛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紧。

放弃了抵抗,再不想要逃离,海未酱,是你自己送进小鸟的掌心的哟,所以,事后绝对不能后悔,也不要不理小鸟好不好?

“说到寂寞的话,小鸟觉得现在的海未酱就很寂寞哟,所以……”

所以?

在海未疑惑的眼神中,小鸟那张可爱而又美丽的面庞一点一点的放大,终于,对方那双明亮的眼眸闭上了去,眼皮微微颤动,煞是可爱。

“唔~啾♥”

小鸟那柔软在海未相应的位置上一触即逝,当海未意识到那温热的气息时,对方早已离开,做出一副弱弱的模样静立于眼前。

忽略掉那一瞬的怅然,海未涨红着脸大吼道:“真是破廉耻!!!”

“果然在海未酱的眼里,小鸟就是这么不知羞耻的吗?”

小鸟那眼眸里的碎光瞬间暗淡了下去,明明海未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什么,但是此刻却有种伤害了世上最美好的事物的亵渎感……

“海未酱不是说了觉得小鸟寂寞吗?如果可以像刚刚那样的话,小鸟的寂寞就会呼啊呼啊的飞走了哟,不过既然海未酱不喜欢的话,小鸟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海未酱不要因此而讨厌小鸟、远离小鸟好吗?”

啊~海未在心中哀嚎,明明知道她对小鸟这样的表情和语气无法拒绝,对方已经把她吃得死死的了吗?

“太狡猾了哟,小鸟。”

“才没有,人家刚刚可是很认真的,想着如果海未酱以后也不理小鸟了,小鸟该怎么办这样,或许,会寂寞的死掉吧。”

海未一怔,定定的看着小鸟,看得后者心虚的转开了视线,低下了头。

“小鸟,死掉什么的,以后不要再说了,小鸟如果死了,我、穗乃果,还有μ's的大家该怎么办?”

“是呢,海未酱,我说,如果小鸟真的死掉了,海未酱会怎么办呢?”

海未怒视着小鸟:“不是说不要再说死掉了这样的话吗?”

“可是、人家真的很想知道嘛,求你了,海未酱~”

又是那样的表情!!!

海未在心中咆哮着,不过看来不回答是不行的呢,那就稍微想一下,如果小鸟……

“骗你的啦,海未酱,已经很晚了,我们该回家了哟,明天还要早起呢,μ's的训练和日常的上课,都是不得不养精蓄锐去努力的呢♪”

然而,海未的手仍旧禁锢着小鸟,不让对方离去。

“所以说,海未酱……”

小鸟有些不解又有些忐忑的看着海未,然而对方低下了头,额前的刘海很好的挡住了她的表情,让人看不分明。

“呀~”

一瞬间,身体被狠狠地拉入了某个怀抱,那淡淡的熟悉的香味,果然是海未酱?

啊咧?海未酱抱了她?在大街上?

虽然身旁没人经过,否则她刚刚也不会这么大胆的去亲吻对方的嘴唇。

可是,海未酱这是怎么了?

虽然,她很迷恋很迷恋这样的感觉就是了,明明知道海未酱此刻肯定是心情不好的,果然南小鸟是个坏孩子呢。

啪嗒啪嗒,虽然不似一些少女漫描述的那么夸张,能够听见对方泪水滴落的声音,但是那一滴一滴眼泪打在自己肩膀上,透过校服湿润了右肩的感觉还是十分明显的。

海未酱,哭了?

小鸟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见过海未哭了,明明小时候是三人里面的爱哭鬼,不知何时却是长成了一个坚强、可靠、帅气的女子,反倒是她,南小鸟,至今毫无长进,所以才会迫切的想要提升自我。

可是,海未酱哭了啊,她该怎么办才好呢?

“小鸟,不要死。”

“诶?”

小鸟不明所以,只能回海未这么一个单音节。

“刚刚我只是想了下小鸟死去的事情,心就要痛的死掉了,即便已经十六岁了的我,仍旧是一个爱哭鬼呢,不过,那都不重要了,小鸟,答应我,绝对绝对不能在我前面死去,绝对!!!”

小鸟笑了,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吗?看来是她的错呢,居然惹哭了海未酱,这要是让穗乃果知道了,肯定会骂死她的吧~

“海未酱,小鸟那只是开玩笑的哦,小鸟才不想这么早就死去呢,那都只是妄想啦,海未酱不要哭了哦。”

边说着,小鸟边温柔的拍打着海未的后背,海未是因为她才这么伤心的,居然会有一种自豪感?




未完
对不起啊,海未酱,小鸟就是一个坏孩子呢♪

稍微描了一下边(● 8 ●)啾啾~

上完课回寝室板绘去♡

今天的手绘鸟(● 8 ●)啾啾~

抑郁(一)(HE)

嗯,最近吃药吃得有点多,终于想到了产粮

至于为何是这个题目,因为现在台上老师正在讲抑郁症orz

内含绘希妮姬,不喜勿入~

微剧透:此系列都会以抑郁开头,HE结尾~♥

更期不定,毕竟笔者还有一大坨的坑没有填

废话不多说,以下正文


        “海未酱~”

        某人压根没反应。

        “海未酱海未酱海未酱~”

        穗乃果秉承着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便是连着在蓝发友人的耳边一连大喊了三次对方的名字。

        “啊,诶,穗乃果你做什么?”海未一脸收到了惊吓的模样。

        “呐,海未酱总算搭理人家了,呼嘻嘻嘻嘻~”

        海未看着穗乃果那充满阳光的笑脸,心情却不似原先那般随之变得好转,反而是更加的板着一张脸。

        “唔~海未酱最近是怎么了吗?最近真是好奇怪啊,小鸟酱总是在训练之后就不见了踪影,而海未酱又这样的抑郁,我说啊,不会你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吧。”

        小鸟……

        抑郁吗?海未抚额,最近她当然十分抑郁,小鸟也不知怎么了,这些天像是一直躲着她一般,明明她什么都没做,表现得跟往常一样不是吗?

        “呐~”穗乃果双手叉腰,站在海未的面前显示着自己的存在感:“我说小鸟她不会是又打算要背着我去米兰留学了吧。”

        留学?海未皱眉,说到小鸟出国留学,她倒是想到了,似乎是那天小鸟被穗乃果拉住后,她才这样躲着她的,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

        “穗乃果,今天我不能陪你一起回家了。”

        十分突兀的,海未这么和穗乃果说道,因为她大概知道这些天小鸟训练之后的去处了,那个偶尔十分天然呆的孩子,怕是还在在意着一些事呢。

        “诶?”穗乃果不满的嘟着嘴:“我知道的哟,海未酱是想丢下穗乃果一个人去找小鸟酱对吧。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啊,总是喜欢把穗乃果孤立,然后做着一些不能让穗乃果知道的秘密之事呢。”

        “说什么不能让穗乃果知道的秘密之事,真是破廉耻,我和小鸟又不是绘里和希或者真姬和妮可!”

        “我说海未,你有必要解释一些什么叫做你和小鸟不是咱和绘里里。”

        “这么意义不明的话,海未难道不该解释解释吗?”

        牙白!她居然忘了现在她和穗乃果二人还在训练的天台,而除了小鸟之外的队员们都还在场。

        “那个,失礼了。”

        就在众人等着海未解释的时候,这个少女却是朝着她们鞠了个躬,右手提起自己的制服包就跑了……

        “跑了?”四个响亮声音在天台回想着……

        “呼呼呼~”海未跑在与平日里完全相反的道路上,因为体力很好的原因,她肯定跑了这么远之后,身后肯定是没了小尾巴,这便是稍稍平复了下呼吸、整理了一番仪容,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这才接着迈步,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说是走,事实上海未的速度仍旧是很快,因为她的心中仿佛一直有个声音在催促一般,然而,当她走到了目的地,看见那门口穿着女仆装的亲友,便是不知不觉的慢了下来,一步一步的朝着那人走去。

        “主人工作一天辛苦了,欢迎回家。”

        甜美的声音在海未的耳边回响着,其实早在她看见小鸟的同时,对方也看见了她,此刻小鸟就是秋叶原中那传说中的女仆 Minalinsky,那张可爱而美丽的脸上洋溢着真心的笑容,只是对方严重闪烁着海未读不懂的细碎光芒。

        “就知道,这些天小鸟都是来这里了啊,大概是前段时间忙着出国的事情,这边的工作都落下了吧。”

        坐在一个僻静的角落,海未看着过来为自己点餐的小鸟,笑着说到。
   
        “被发现了呢。(• 8 •)”小鸟露出无奈的笑容。

        “小鸟还真是十分喜欢这份工作呢。”海未此刻的心情很好,先前的抑郁状态一扫而空,毕竟知道了小鸟不是故意在躲着她的呢,“小鸟穿女仆装真的是十分的可爱呢。”

        海未微笑着摸了摸近在咫尺的小鸟的头发,软软的,十分蓬松,摸过之后指尖还萦绕着挥之不去的专属于小鸟的味道。

        (/// 8 ///)

        被摸了头发的小鸟露出害羞而又满足的笑容,在海未那温柔的目光注视之下,她只好弱弱的说道:“我要去招待别的客人了。”

        “诶?不能只招待我一个人吗?小鸟可是我的幼驯染呢。”

        “诶多~”小鸟环顾四周,今天是工作日,所以店里的客人并不多,别的女仆也都在,完全忙得过来,让她待在这边只招待海未酱一个人也不是不行,可是……

        “小鸟这是在为难吗?”海未垂了垂眼帘,略微失望的语气刹那间就让小鸟坚定了主意。

        “知道了,今天小鸟都是属于海未主人的。”

        【成功了成功了~】海未在心中欢呼,别人只知道只要小鸟在她面前露出哀求的神色她就会妥协,可是她自己最清楚,只要她露出有些挫败颓唐的模样,小鸟就会反过来朝她妥协,用比平常更要温柔的语气和态度。

        她真是个狡猾的坏孩子呢~♥

        “海未主人,这是店里出的新品噢~”

        当穗乃果等人刚出现在咖啡店时,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什么嘛,明明和绘里里喂咱吃烤肉一个样。”

        “上次小鸟给我和妮可上了一杯情侣圣代,我也是这么做的,哪里不一样了,真是意义不明~”

        “唔~海未酱魔鬼,不让人家吃面包,却在这里和小鸟一起吃甜品!”

        “就说凛好像又有种受到召唤了的感觉嘛。”

        “唔诶诶诶诶~你们……你们什么时候来的?真是破廉耻!!!”

        “海未酱,啊~♥”

        “唔~嗯~真好吃~♥”

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