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轩云望

海鸟绘希妮姬根本停不下来

抑郁(三)

听完スピカテリブル(珍珠星的距离)之后无论如何也想要码一篇文文出来

这样的鸟完全没见过呢,所以本篇小鸟视角,想来内容也会十分的贴合题目





“海未酱,这样是不行的哟~”


小鸟有些困扰的看着海未再次因为裙长而抵触她所设计的演出服,心中却是说不出的酸涩,明明,明明自己是这么努力的想要展现出海未的可爱来,对方却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而拒绝呢?


丝毫没有察觉出小鸟的失落,海未涨红着脸大声说道:“不行就是不行,小鸟,这个长度绝对不行,请再加长十公分。”


“海未大笨蛋!”


出乎园田海未的预料,这次南小鸟再没有朝着她撒娇,说出那句让她抵抗不能的‘求求你了’,而是眼中闪烁着泪花,就那般跑走了,消失在了学生会室,徒留她与穗乃果二人面面相觑。


“海未酱惹哭了小鸟呢,穗乃果也不要理你了。”某人心里打着小九九,表面上却是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同样离开了学生会室。


“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海未喃喃,右手不自觉的抓紧了自己的胸口,刚刚看见小鸟的泪水,为何她有种也想要随之哭泣的感觉?


啊,自己不仅仅是个大笨蛋,或许还是一个大坏蛋也说不定呢。


海未自嘲的想着,但是看着桌上那堆积如山的文件,无奈的苦笑,看来得找个时间好好去和小鸟道歉才是,不过就是裙子短了些吗?反正都有做好保险措施,而且,大家都一样不是吗?


跑出了学生会室后的小鸟漫无目的的在校园中闲逛着,泪水早已随风而逝,只是脸上的愁容却仍旧没有消散,这样的自己真是奇怪啊,明明前些天还被海未夸奖了总是一副治愈的笑容的模样不是吗?


才几天的时间,自己就这样的愁容惨淡了,这样的话,海未会不会更讨厌她了呢?


小鸟作为青梅竹马的唯一价值也要失去了吗?


突然,小鸟觉得这样阳光明媚的天气真是碍眼啊,明明阴云密布更适合当下才对。


“小鸟?”


不远处传来一个不甚确定的呼喊声,小鸟停下了脚步,努力想要将脸上的惨淡抹去,却不管怎样都是徒劳,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心情已经低落到这个地步了吗?


肯定不单单是因为海未拒绝了穿自己的设计服,而是其他的什么……


“果然是小鸟啊。”前方那人的一头紫发在阳光下闪耀着,脸上挂着惯常的和煦笑容。


呐,和小鸟相比,肯定是身为三年级生,拥有成熟的身材和成熟的个性的希前辈更适合治愈系女神的称呼吧,毕竟那个人,从不会因为自己的情绪而影响到待人处事的呢。


而她……今天的咖啡馆大概也要和店长请假了。


深吸了口气,既然掩饰不了,那么小鸟干脆就直接这样走到了希的面前:“真是凑巧啊,在校园闲逛居然也能遇见希。”


“不如说是神明大人指引咱来到这里的哟~”


话说,希前辈总是能够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拿出一张塔罗牌来,就跟魔术师一样,让她憧憬了许久呢,这样的能力。


“刚刚远远的看到就觉得是小鸟了,但是因为脸上的表情很陌生,所以咱也不是很确定呢。”说着,希的语气中带上了些许的担忧:“没事吗,不是好不容易才完成了演出服的设计吗?此刻应该倍感轻松才是啊。”


小鸟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摇摇头,并不想就此说太多。


“想也知道能左右小鸟情绪的只有一个人了哟~”


希前辈的这句话,语气意外的有些俏皮,只是那里面的那份意有所指让小鸟原本就是下垂的眼角更是低垂,显得更加无精打采了。


希笃定的说道:“是因为海未对吧。”


“为什么不是穗乃果酱呢,要知道小鸟的青梅竹马也不仅仅只有海未酱一人。”虽然知道希前辈在某些地方能力超绝,但是还是想要知道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能够将她的心思猜中。


“……”此刻希的眼神变得有些暧昧奇怪了起来,果然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希?”


“咱在思考应该怎么回答你的问题……”毕竟是大家共同的认知,已经理所当然了,让她回答出原因,实在是有些为难啊。


“哦。”小鸟乖巧的应了下,便也没有说话打扰希了,况且此刻她实在也没什么想要说话的心情。


该说果然不愧是希吗?不过一会儿,她便是组织好了语言,回答出了小鸟的问题。


“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穗乃果,但是不得不说,她平常根本就没有作为你和海未青梅竹马的觉悟呢,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凭借着自己的赤子之心向前冲,嘛,这也是好事。反倒是海未和小鸟你,你们两个更习惯于并肩而立,看着穗乃果朝前而去,然后相视一笑、跟上对方的步伐这样?总之就是感觉吧,你和海未跟你和穗乃果之间的气氛完全不一样,更何况,穗乃果尽管有些孩子气,但是几乎都不会惹小鸟生气的呢,因为不管穗乃果做什么,小鸟都是支持的那一方,相反,海未就是反对的那一方。”


“然后,每当这个时候,不都是需要小鸟出面和海未沟通的吗?”


说到这里,希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眼神时不时的朝着小鸟的胸前瞟去,真是意外的迷惑人呢,穿着衣服显得纤弱,但是一旦在海未面前撒娇而抓住胸前的布料的时候便会显现出二年级组罕见的傲人身材来,也难怪海未那孩子招架不住了。


被希的眼神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小鸟羞红了脸,弱弱的紧了紧自己的校服外套,她可不要像妮可前辈一样被那样对待。


“咱可不会对小鸟你注入spritual power的哟,毕竟小鸟的发育已经足够了嘛。”


小鸟恍然道:“怪不得希总是对妮可和凛做那种事情,却对关系最亲近的绘里完全不做呢,原来如此。”


希闻言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嘛,你说的没错,不过咱要说的是小鸟的事哟,不要岔开话题了,咱好不容易想好该怎么说的。”


“啊,对不起,请继续。”


“请继续什么的,完全就是另一个海未嘛,所以是园田小鸟吗?”希忍不住又调侃了小鸟一番,见对方果然如自己所料一般涨红了小脸,这才回归正题。


“小鸟的情绪在对待穗乃果的时候就只有微笑和包容呢,但是对待海未呢?会撒娇、会有请求、会笑会哭、会仰慕,总之平时总给人感觉有些轻飘飘的小鸟只有在面对海未的时候才表现的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高中生呢。而不是如同圣母一般虚无的形象这样。”


“诶?”小鸟没想到希会这么评价自己,如同圣母一样虚无的形象吗?自己在面对除了海未之外的人和物是这样的样子吗?


“就知道小鸟自己也没有发现。”说着,希有些自豪的挺了挺自己的背,当然连同μ's当量最大的前胸也一并被挺了起来。


“只不过,海未又怎么了呢?”希脸上的表情瞬间又置换上了担忧的神色:“总觉得,不是什么小事呢。”


有意的避开了希那略带探究的眼神,小鸟害怕被对方看穿自己的内心,那不知何时开始就扭曲了的感情,明明只是青梅竹马,却想要更多、更多,然而回过神来却发现对方距离自己如此遥远,远到自己害怕,害怕跨越了这无限的距离后,所有的一切都会变成一场恐惧的梦幻,梦碎了,就什么都没了。


“唔~不是哟,只是小事而已,海未酱她又指责我做的演出服的裙子太短了,因为被指责了太多次,所以心里多多少少有些失落呢,过段时间就好了。”


小鸟那有些尖却不锐,反而给人糯糯之感的声音就这么传入了希的耳中,希狐疑的看了小鸟一眼,“真的只是这样而已吗?”


小鸟闷着头使劲的朝下点了几下,用力之大,生怕希不相信的模样。


“其实呢,从小鸟从学生会室跑出来的时候,咱就看见你了哟~”希轻轻的叹了一声:“小鸟,如果想要哭的话,咱的怀里是一个好场所呢,绘里……当然还有妮可都是这么评价的,如果不介意的话,小鸟也是可以……”


话还没有说完,希就发现自己的怀中多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感受到胸前的湿润感,希便是伸出手来在小鸟的头上和背上来回抚慰着。


“有些事情,不说出来就会一直、一直的痛苦下去的哟,小鸟,解决一切的钥匙就在你的手里,记住,千万不要将她丢掉,要好好的将她交到珍视的人手中啊,这样就不会痛苦了。”


“那样就不会痛苦了吗?”小鸟闷闷的声音从希的胸口处传出。


“是的。”希将小鸟从自己的怀中扶了出来,晃头示意道:“终于来了啊,某人。”


“海未酱?”小鸟惊讶的回头,发现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那人正站在教学楼的回廊处,一脸歉疚的望着自己。


紧了紧自己的胸口,解决一切的钥匙吗?这般想着,她便走到了海未的面前,做出了和平常一样的举动来。


“呐,海未酱,果然还是不行吗?小鸟设计的演出服。”


“没有那回事,我只是太害羞了,小鸟的设计很棒,款式我很喜欢,所以我会毫无怨言的穿上演出服和大家一起演出的。”海未几乎是一口气都没有喘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随后便是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小鸟:“小鸟,惹你伤心了,是我不对,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请原谅我。”


“噗~”想起刚刚自己用海未平常的语气说出‘请继续’这样的话的时候,对方调侃自己是‘园田小鸟’的事情,虽说是很害羞啦,但是叫做‘园田小鸟’也很不错啊,这个名字她很喜欢,就不知道眼前这人会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就是了。


想到这里,小鸟便是收敛了笑容,回头想看希在哪里,然而那名前辈早不知在何时就已经离开,如今这空旷的校园一角只剩下她和海未两人……


迈出谨慎的步伐,小鸟一步一步的朝海未那边走去,在距离海未还有三步的距离之时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小、小鸟……”


期待着被原谅的海未有些无措,她从未见过小鸟这般严肃的脸,还有都已经这么近了,为什么小鸟还要前进,又不是穗乃果,话说小鸟不是一直都喜欢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兀的,海未觉得上身一紧,鼻息间全是小鸟特有的味道,很香、很甜,就如对方最爱的芝士蛋糕一般,闻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的可口。


小鸟将头靠在了海未的肩膀上,侧头就能看见海未因为近距离接触而红到了脖子根的可爱模样,啊,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开始的这个拥抱,一定不能浪费,就算感受到了被自己环抱着的某人身子完全僵直了,但是她还是好像好像这样身体与身体接触的朝着对方撒一次娇啊。


“呼啊呼啊~”


只听着肩上的小鸟嘴里发出了类似小动物一样的声音,然后那张小脸就在她的脖颈处轻轻的蹭了几下,真的很轻,似有似无的,有种让人抓摸不定的飘忽感,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不知为何,她就是觉得小鸟是在害怕,虽然对方做了这么大胆的事情,很奇怪吧,园田海未式的思维,海未在心中嘲弄着自己,但是她却是真的停下了害羞的举动,僵直的背恢复了身为一名武士的挺拔如松,平时拉弓的手此刻则是微微抬起,回应了对方的这个怀抱。


“海未酱……”


“小鸟……”






“哈哈,希,干的不错,当时你是躲在树后面用摄影机拍下来的吗?”


第二天,音乃木阪偶像部活室中流传着园田海未和南小鸟二人的深情相拥的景象,而当事人的小鸟此刻则是害羞的趴在桌上抬不起头来,至于园田海未则是脸红脖子粗的大喊道:“破廉耻!!!”


“可是做出这样破廉耻的事情的人是海未没错吧。”


那个不怀好意的橙发友人瞎说什么大实话呢?


某小鸟的头埋得更低了,只是被藏住的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意。


她,一定会好好的将钥匙交到名为园田海未的人的手上的





也不知道写了多少,一如既往的啰嗦呢,很晚了,大家晚安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