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轩云望

海鸟绘希妮姬根本停不下来

抑郁(四)

总算想起来,而且也有时间更新了

啦啦啦,迟来的更新

今天海鸟也要闪瞎单身汪




自从当了学生会会长,穗乃果就觉得自己的日子各种意义上变得艰难了起来,这下已经不知她是第几次叹气了。


“穗乃果精神似乎不好呢。”


第一个察觉到穗乃果的异常的果然是小鸟,只见她将自己柔软白嫩的小手往穗乃果的额头上摸去,毕竟很罕见,稍微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又生病了呢,毕竟这人可是有过前科。


穗乃果没有躲开小鸟的手,只是半阖着眼皮,有气无力的说道:“是啊,精神不好。”


“为什么呢?是因为昨晚睡觉太晚了吗?说了多少次了……”


眼见着海未又要开启老妈子说教模式,穗乃果一改抑郁的状态,立马亢奋了起来,元气十足的说道:“学生会的工作全部处理完毕,所以我们一起去部活室和大家讨论一下接下来的lovelive大会吧。”


说着,也不管海未和小鸟手头上一些另外的工作有没有做完,就一路小跑额离开了学生会室。


“总觉得穗乃果最近有些奇怪。”


“海未酱也这么觉得吗?”


“所以我们跟上去吧,看看她在我们还没到的时候会和绘里她们说些什么。”


“小鸟也是这么想的。w”


经过这么一商量,海未和小鸟便是迅速的整理起了桌子上的文件来,处理好了的和没有处理好的分门别类放置在不同之处,处理到最后,海未不小心将一对文件叠放在了小鸟还未离开的手上,反射性的缩了回来,脸红道:“小鸟,没有弄痛你吧?”


小鸟摇摇头:“没有噢,所以说我们要快点啦,说不定会错过些什么呢。”


海未想了想也觉得自己刚刚并没有用很大的力,小鸟说不痛应该并没有撒谎,只是离开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将小鸟的手握在了手中,边走边查看是否真的没有任何问题。


呜~海未最近越来越温柔了,而且总是会无意间就和她做一些和别人都不会做的亲密行为呢,今天是握手,真开心♪


等她们来到偶像部活室的门口,因为什么事情而途中耽误了一会儿的穗乃果也才刚刚进去,两人对视一眼,便是心安理得的躲在门口,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


【这并不是什么破廉耻的行为,毕竟她和小鸟也总是被跟踪和偷拍。】做着听人墙角的事情的海未这般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嘛,穗乃果不开心。”


开始了开始了,海未和小鸟互相紧了紧彼此握住的手,作为幼驯染,穗乃果不开心,她们自然十分关心,看样子这人是要在μ's的成员面前自曝原因了,她们当然十分认真的聆听着。


虽然不知道为何不能和她还有小鸟分享就是了。


只不过,有些奇怪啊,为何没有人回应穗乃果呢?刚刚她俩远远的瞄了一眼,部活室里面应该是除了她和小鸟,所有人都到齐了才对啊。


然而,不一会儿,谜团就在穗乃果的咆哮中解开了。


“讨厌讨厌讨厌,穗乃果在学生会室就快要被海未酱和小鸟酱闪瞎了,绘里酱,求安慰~”


“亚达,我正在和希交流感情中,说实话,希的胸部真是哈啦休~”


好吧,绘里和希是没希望了,穗乃果将目光转向了花阳,这个性子比起小鸟还要温婉软萌的后辈。


“花阳亲,求安慰~”


“诶?不好意思,凛酱刚刚学做了饭团,花阳现在没有时间做除了吃饭团以外的任何事。”


拼了命才从吃饭团的空档中挤出了这么一点时间拒绝了穗乃果的请求……


并未气馁的穗乃果又将目光转移到了真姬身上,然而,刚一看过去,就发现躲在角落里面的真姬居然在和妮可酱玩亲亲!!!


excuse me?


“我并没有在和妮可酱亲亲,所以说穗乃果你快点转过身去啦,快点快点!”


听着红发后辈用那略带鼻音的傲娇声线说着这么一番话,穗乃果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崩塌一般,在学生会室被海未酱和小鸟酱闪瞎了就算了,难道来到部活室,自己还是要因为没有cp而无限怨念?


说好的八翼天使穗乃果呢?


如果说她曾经是八翼大天使路西法的话,μ's里面的其他部员就是害她堕落为撒旦的罪魁祸首!!!


躲在门口偷听的海未和小鸟早已经红透了小脸,她们没想到两人共同的幼驯染穗乃果最近不开心居然是因为她们,更加没有想到μ's的大家感情居然都这么好。


“破廉耻,绘里和真姬都是。”海未靠在门口,小声的说道。


小鸟将脸凑到了海未的耳边,轻轻在对方的耳边呵气道:“那海未酱呢,毕竟是SG组里仅剩的那个呢。”


“SG组什么的,当时不是迫不得已吗?不是因为我们三个相继被你、希还有妮可排挤的话,我们也不可能抱团取暖,发布了三人小组曲去维护μ's在网上的人气啊。”


“所以呢?”小鸟一脸认真的看着海未,只是距离近的似乎下一秒就能亲上去。


意识到这一点的海未突然想起那天,在黄昏的街道中,小鸟突然亲了自己一口,夺走了自己的初吻的事情,虽说对方一直没有解释,后来也没再发生类似的情况,可是她却无法不在意,包括现在……


在意,十分十分的在意,小鸟当时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吻上来的?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海未就将视线下移,紧盯着小鸟那泛着嫩粉色柔光的嘴唇上了。


有句古话怎么说来着?


好像是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很多时候总觉得中国古代的一些俗语很有哲理,不然日本不可能到现在也还在学习着。


所以说,想要知道小鸟当时的想法,她此刻也需要如法炮制才行吗?


海未不知道答案,也暂时没有胆量真的那样做,但是这个想法就像是在她的脑中埋下了一颗种子,在此之后,每次小鸟说话的时候、喝水的时候,甚至是抿唇的时候,她都会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唇畔不妨。


真是的,这样不就和觊觎着小鸟的吻的痴汉没什么分别了吗?


“所以我们现在该进去拯救穗乃果了。”说着,海未便是牵起小鸟的手,一把推开了部活室的门。


然而当小鸟看见穗乃果盯着她和海未十指紧扣的双手时,那瞬间崩溃的表情,心中突然无限同情起穗乃果来,同时也对海未刚刚那句‘拯救穗乃果’深表怀疑,海未这是更加刺激到某单身汪的身心健康了吧……





未完(海未你就是个黑他累,承认吧

评论

热度(15)